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红尘深处终相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31: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一粒尘埃,悬空中    她叫轻如尘,当然,这是她在网络上的名字,真实的姓名,除了一个人,其他再无人知道,在Q上,她说自己只是一粒尘埃,很轻,很渺小,也很固执。  尘在国企上班,原本是出纳,可是由于她不喜欢每天都有大把钞票在手中进进出出,那时候,他们单位发工资还不是打员工卡上,而是每月都要领发现金,尘越来越讨厌接触那些看起来很重要的票子,于是,毅然辞去了出纳,下到二级部门做了一名普通的员工。  她觉得这样挺好的,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就是单位里大都是女性,而且又大部分在一个大院居住,家长里短的事层出不穷,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好几台戏呢,天天都是生旦净末丑开演。在这样的环境里,尘算是另类吧,除了说到一些工作上的事,她会偶尔插话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安静地看书。  当然,尘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柴米油盐一样也摆脱不了,不过她常常对自己说:“为了儿子,也要坚强地生活下去。”即使现实如此让她感到不满意。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单位的事,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她没攀比心,也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女强人,更何况国企这一块,从来都是按资排辈的,尘也没想过要跳槽去私企上班,虽然她的专业很好找工作,可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女人。“随遇而安,没有上进心”就是她姐姐对尘的评价。  随遇而安,尘想着这四个字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对自己说,那就安心地过自己的日子吧。可是,尘的老公脾气越来越暴躁,而且反复无常,时常也会对尘发一些莫名地脾气,对于这些,尘总是默默承受,从来没想过要反抗,因为她知道老公在单位工作不顺心,也许心情总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吧,若他可以心情好一些,尘觉得即使这样付出也毫无怨言。  直到有一天,尘的心再也安不下去了,而是,死了,是死了,哀莫大于心死,尘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之默默付出的老公竟会当众打她,尘实在是太生气了,这几脚不但把她的心打死了,也让她麻木的神经苏醒了。  难道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吗?在失眠的夜里,尘流着眼泪问自己,在无数次自问自答后,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婚,她要逃离这样的现状。  在尘的坚持下,他们终于把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回到家里她准备收拾衣物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家,可是看着刚上幼儿园的儿子的天真的笑脸,尘的心又一次被戳痛,孩子还小啊。  其实,当时儿子对尘来说,是一个意外,她们经人介绍,恋爱不到半年就结了婚,而当时她刚毕业,也从来没有恋爱过,什么都不懂,后来稀里糊涂地就有了孩子。  虽然以前有人追过她,可是她从来没有给予回应,尘所有的次,从牵手直到现在,都给了这个她以为可以托付一辈子的男人,可他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这个为他默默地付出了这几年的老婆呢?  看着可爱的儿子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尘心软了,她回头望了望已经不是自己丈夫的他,他也在极力挽留,她想,为了孩子,先暂时留下来吧,等儿子稍微大一点再搬出去。  于是,离了婚的他们就仍然和以前一样,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尘还是负责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不同的只是,尘和儿子一个房间,这些,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双方的父母。    『二』大漠长风,自飞零    他的昵称是大漠风,据他自己说,他是一个习惯了寂寞的男人,他说他对感情的事要求太完美,所以注定了这一辈子孤单。  风的老家在甘肃,那个曾经沙土连天的大西北,老婆领着女儿在家,他一个人在海南三亚闯荡,初去那个城市的时候,想家使他整夜整夜地失眠,曾经在无数个夜半时分,他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游荡,失眠,不适应时时折磨着他。  后来,风终于挺过来了,跳槽在政府机关应聘做了公务员,业余时间组建了一个小公司,所以,他基本上没有空闲的时间,周一到周五按部就班地工作,周末就忙自己公司的事情,慢慢地,风也适应了这种忙碌而紧张的生活。  办公无纸化,他从开始接触网络开始,也结交了一些异性朋友,有些也会手机联系,在现实里,他从不找那些招摇的女人,风从心里看不起她们,而一些生活中熟悉的女性朋友,又常说他不够浪漫。  就这样,一年一年地,风也熬过来了。由于离老家太远,他并不常回家,而他爱人也不习惯南方的生活,他们就这样一直两地分居,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夫妻之间忽然就变得生疏了,每次回家,见面也只剩下了吵架,而刚上小学的女儿,则在一旁哭。  说不上来具体是为什么,两个人都厌倦了这种见面就争吵的生活,于是协议离婚,女儿暂时归妻子抚养,生活费,老家的房子,所有的财产都归女方所有。  同样,他们夫妻的离婚协议,除了女方家人知道之外,其他没人知晓内情,风偶尔回老家,也仍然会住在家里,只不过各自都呆在自己房间,除了关于女儿的事情,其他一概互不打扰。    『三』尘遇见风,命注定    尘会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上网玩游戏,偶尔也会写几篇散文发在空间里,但她从来没想过开通博客,即使她的好朋友风景(冷雨)一再让她去新浪,她仍是笑笑,她不大写东西,有时候就是一些随感,贴在Q空间,也会不断有人来看。  她的朋友很少,几乎都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大多都是只从加了好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尘习惯隐身和沉默,不过,仍有三个聊得来的朋友,不过,尘都一一把他们变成了哥哥。  尘没想过要在网络寻找什么依靠,即使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因为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承担,她也不喜欢向外人诉说她的现状和无奈,同时拒绝别人来同情,所以,除了偶尔和风景(冷雨)说几句话之外,就是节日向那三个哥哥送出祝福了,其余时间久是玩游戏,或者会去网站看小说。  说实话,尘不喜欢聊天,所以被朋友拉入了一个群后,她一直是静静地隐在下面,从来不在群里发言,在这个群里,不发言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大漠风。  大漠风,尘初次见到这个名字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小时候随爸妈在甘肃军区生活过几年,部队所在的地方周围都是连天的沙漠,现在,尘仍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和伙伴在沙地里把篮球当做足球来踢的情景。  好奇心促使,所以,尘就查了风的资料,甘肃兰州,这四个字又给尘增加了几分亲切,兰州,那个尘做梦都想回去看看的地方。  看着这个似乎很熟悉的名字,尘仍是保持惯有的沉默,她不习惯主动和别人说话,她是那种很被动的人,有时,尘也会进大漠风的空间去看,里面日志记录的如流水账一样,就像是记录日常生活的短日记。  可直觉告诉尘,这并不是真实的他。从日志里尘知道了风一个人去海南谋生,闯荡的艰辛,生活的无奈,他仍是笑对人生,尘感觉到,他应该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  但是,尘仍是默默地看,从来不曾留下只言片语,有时候,甚至会删除自己的访问记录。忽然有一天,尘收到一个验证消息:你好。尘看资料,是大漠风。  加了好友后,大漠风发来一个消息:你好,尘。  尘一愣,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只称呼“尘”一个字,感觉好像已经在他心里喊了无数遍那样自然,犹豫了片刻,尘回复:你好,大漠风。  大漠风又说:咱两的名字很有趣,只是不知道是尘随风动,还是风随尘停。  尘只得无奈:呵呵……  大漠风:呵呵,多无奈的表示。  尘:?  风:呵呵,是无奈的表示啊,哈哈,是兴高采烈,嘿嘿,是小得意……  尘觉得这人太有趣了,于是立刻回复:嘿嘿,以后我会注意的,大漠风。  风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叫我风就可以了,朋友们都这么喊我,我的真实姓名是李峰。  尘:那好吧,风。  接着风说:其实,我也不大聊天,有时候业务要在Q上商定,嘿嘿,尘,我关注你好长时间了,从来没见你在群里面发言。  尘:被朋友拉进去的,都不认识,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我不大和陌生人说话,风,你还说我,你好像也没在群里面露过面。  风:嘿嘿,我也是在那呆着,工作忙,我的Q号不大登陆。  这天,两个人居然聊到了十二点多,于是风说:该吃午饭了啊,聊得忘记了时间了,你饿不饿?  尘:是呀,都这么晚了,去吃饭了,祝好胃口。  风:尘,你也是,好好吃饭。  互道再见后,就各自下线。  接下来几天,再忙他们都会抽时间聊会,即使没看到尘在线,风也会发过去一声“尘,你好。”然后正在隐身的尘就会立刻回复。  就这样聊了有一个月,有一次,风对尘说:尘,能告诉我电话吗?  尘:我的号码从来没有网友知道。  风:我不喜欢网友这两个字,我认为网络只是一个载体,现实中,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但是尘还是坚持没有把号码给风,她有自己的原则。有段时间,尘单位有事,所以一连几天都没有上线,忙完再登陆QQ,就看到每天都有风的问候:“尘,在吗?”“尘,有人在等你啊,知道吗?”“尘,你在哪?”“尘,风在等候。”“尘,想你……”  看到这些留言,尘忽然就有想要流泪的感觉,有人惦念着自己,真好。思索片刻后,尘主动发过去一个消息:对不起啊风,前几天有事,所以……对不起……  没想到风在:尘,找不到你,好担心。  尘:对不起……  风:尘,把你电话给我吧,我保证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只是想让自己心里踏实一些,我怕,怕忽然有一天,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你。  尘沉默了一会,就把自己手机号码敲在了屏幕上,但是仍没有下决心要发过去,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风又说:尘,你放心,我不会无缘无故打扰你,我等,等你觉得我够资格拥有你号码了,你再给我发消息。然后风就把自己手机在屏幕上发给了尘。  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把敲上去的数字一一删除,给风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实际情况,只是觉得心离得很近。    『四』缘聚缘散,皆宿命    “又两天了,你去哪了?”尘盯着风灰色的头像幽幽地说,习惯了每天的惯有的问好,不见了风的问候,尘忽然觉得很失落,他把手机拿在手里,反复地翻看,看到风的号码时,尘决定给他发一个消息。  因为这个手机和号码,一直都是在桌子上放的,本来尘的联系人都不多,所以常常会偶尔出门也不带手机,她马上去移动营业厅申办了一个号,就放在以前的老手机里面。  马上就给风发消息:你好,风,两天没见你,没什么事吧。稍后就受到回复:尘,我出差了,一直在开会,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而我又不知道你的电话。  接着又一个消息:以后好了,尘,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联系你了。尘笑着回复:你工作忙啊,怕打扰你呢。风接着说:今天真高兴,知道你号码我心里踏实多了。  手机联系很方便,可是,也容易让人产生依赖,频繁联系的同时,尘知道了风已经和老婆签订了协议离婚,同时,风了解到了尘的故事后,赋予了尘更多的同情和爱。  又过了好长时间后,有一天,风忽然对尘说:我想用我的后半生来疼你,到我身边来,我要舍命去爱你。而尘还没有听完这句话就已经泪流满面。但是她始终在沉默,没说话。  随着聊得越来越深,风喊尘“宝贝”,此时的尘也没拒绝,也许,她太依赖这份温暖,也许她也爱上了屏幕那端的风,偶尔她也会主动说抱抱,她喜欢对风说这两个字,抱抱,相互给予对方温暖。  尘觉得风其实就是个孩子,一个需要爱需要温暖的孩子,有时候,尘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抱着他,让风不再感到孤单,也让彼此可以有个依靠,所以,抱抱成了尘对风说的话。  而尘在现实生活中,实在厌倦了那样的生活,手中明明有一纸离婚证书,对外界却还要装出一副正常的状态,因为别人都不知道,在公婆,邻居面前还是要掌握好自己的身份,本来就不太懂人情世故的尘真的累了。  她只是想要过一种轻松的生活,只想做真实的自己,有时候,也会想要寻觅一个温暖的怀抱,不再伪装自己,可以在爱人的怀抱里任性地撒娇,说到底,尘终是一个小女子。  有一天,风忽然对尘说:宝贝,我想拥有你。尘一下子就愣住了,面对风的这句话,她不是没想过,若可以和一个自己爱并且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会很幸福吧。  可是她不确定,这是爱吗?看着风肯定的回复:宝贝,这是爱,你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尘还是果断地对他说:你永远在我心里,即使,我以后的生活会很孤单,但是,我会抱着你的名字取暖。  这个时候的尘,已经决定要和儿子搬出去,另外租房子住,但是要答应前夫的条件:她不能再接触婚姻,也不能和其他男人交往,只能和儿子一起生活,在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之后,前夫却又反悔,还是不让尘搬出去。  尘是真心答应那些条件的,可是现在,她也没办法,她不想让儿子面对残缺的家庭,可有时候,尘确实厌烦了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和儿子搬出去,对外界宣布了离婚,也许,她也就不用那么累了。  不知道前夫怎么想的,后来又坚决不让尘搬出去,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是有些天性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他反复无常的脾气,他的小心眼,尘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想逃离这个笼子,对,她称之为“笼子”,而呆在里面的尘,丝毫感受不到快乐和幸福。   共 1007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早泄症状表现都有那些
昆明研究院治癫痫
昆明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劳动纠纷 微信小程序怎么弄出来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