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顾道长生 百九十七章 火云针

时间:2020-02-15 20:42: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顾道长生 百九十七章 火云针

乌木,初雪。

作为偏远省份的城市,向来是奶奶不疼姥姥不爱,乌木已经很久没举行高规格的会议了。所谓高规格,就是看参与人员的成分,官衔越高,会议也自然越重要。

而今天,大概是乌木建市以来场面的一天,三分之一的城区都在封路。警察、特警、便衣排满了一条条街道,皆是严阵以待。

天气寒冷,入冬的场雪细细扬扬,在路面和肩帽上盖了一层浅白。

大楼的会议室内,却是温暖如春。与会的人不算太多,主席位三十七个,副席位二十四个,还显得很空旷。

绝大部分已经就位,光看名牌就能吓死人,夏国三十六省,各省的头面人物全在此处,更别说,还有军方的诸多代表。

“嗡嗡嗡!”

大家忍着疑惑和探究,尽量低声交谈,屋内鼓动着一种非常诡异的紧张和慌乱。

“嗒嗒嗒!”

不多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有力且急促。紧跟着,一人进了会议室,六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神情肃穆。

刹时间,屋里悄静一片。

此人坐在首位,扫视一圈,道:“人都到齐了吧,我们开始。”

他没有一般领导讲话时,那种拉长音,缓慢,排比句和古怪的语助词,上来就道:“火洲的大概情况,你们都已清楚。据我们的专家推测,火焰山的异象变化与季节有关,冬季回落,春季复发,夏秋盛。今天是11月20号,按早的周期计算,到明年4月份,我们还有4个多月可以准备,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下面,宣布几项中央决定……不用记,会上你们先听,会后我还要单独谈……”

他往下压了压手,止住众人的躁动,继续道:

“项,从即日起,成立火洲异象变化督导小组,全面负责对火焰山的监测,研究,协调,以及解决事宜。

第二项,火焰山方圆五十公里内,设置十二个观测站。火洲方圆一百三十公里内,设置二十四个观测站。每天对范围内的气候和环境变化,进行监测分析。这个数据我们共享,保密等级为。

第三项,我们不确定扩散范围,所以要做悲观的准备。移民工作,我们已经研究出一套较为完善的方案

,篇幅较长,这次先不讲,稍后我们再行开会。

我就说说总体的方向,首先,火洲市进入紧急状态,按照统一安排,马上开展移民工作。西陲省的其他各市,也要做好预备工作,要做到一声令下,即刻撤离。

临近西陲的四省,青宁省、唐古特省、陇西省、漠北省,要做好接收移民的工作。中原腹地的城市,也不要大意,随时准备接收。

第四项,即日起,各省建立专门的环境观测组,隶属特异局管理。负责对各地的山川河流,尤其地貌比较特殊的,像沙漠、溶洞、地穴、冰川、天坑等等,进行观测预警。

凤凰山和天山已经出现异象,还有峨眉山和天柱山,堪为重中之重。

第五项,舆情方面,要做好引导工作,各省的宣传部门要组建专门的舆情小组。特别是络方面,要提防少数人利用络传播谣言,刻意散布恐怖言论,甚至扰乱社会秩序。

第六项,即日起,西陲的安全工作要提高等级,以防不法分子借机煽动、滋事,一旦发现苗头,要立即扑灭……”

这人念罢,忽地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疼痛。

离他近的二人一瞧,只见那眼珠布满血丝,神情也极为疲倦,不知几夜未睡。五秒钟后,他又抬起头,仍是一脸严肃,道:

“诸位,情势危急,我废话不多讲,只要求一点,行令通达,执行有序。如果被我发现,有谁耍猫腻、藏私心,我必将严惩,军中无戏言!”

“砰!”

他话音收尾,猛地一拍桌子,震得屋内回响。

“……”

沉默,满屋子的沉默。

震动,惊骇,无措,深思……唯独没有,不以为然。

火焰山的异象,来的太大,太强悍。不像之前的草河口,区区一镇之地,数万人口,辐射面积忒小。火洲可是一城,七十多万人口!

单从数据上说,对夏国这等庞然大物不值一提。但各位都是从政多年,自然晓得这个数字背后的庞杂和深度。

而同时,他们也愈发惶恐。从天山事件结束,到现在还不足一年,周遭却越来越脱离原本的认知。

谁也不想第二天醒来,熟悉的城市瞬间陌生。

会后,大家散去。

西陲省的一把手却留了下来,他跟那位曾一起共事,算有些交情。那人在老朋友面前,气势也收敛许多,显得疲惫不堪。

“您先休息一下吧,也不急在一时。”

“不急不行啊……”

那人摆摆手,叹道:“你可能觉得,我刚才说重了,但事实上比这更严重。你们是前线,是阵地,不容有失。移民工作,还要你费心了。”

“为国尽力,何谈费心!”一把手立即表态。

“呵,你办事,我还是放心的。”

那人强笑两声,又道:“这次灾祸,值得庆幸的,就是我们能做些观测,不至于无从下手。”

这倒是实在话,他们虽然找不到火灵气,但通过周边植被和土壤的形态,甚至简单的温度变化,可以间接推断。

有了这些数据,对异象爆发的时间,就有了相当的准备。

而那人说着,又摘下眼镜揉了揉,问:“对了,那位顾先生还没走?”

“没走,还留在葡萄沟。他还去了趟天山,消失了好几天,可能去那个节点取东西。我们要不要……”

“唉,算了。”

那人摇摇头,道:“当初天柱山协议,确实是我们有意怠慢,何况是人家主动通知,就算点补偿吧。”

“您说的是。哎,听说另一位也没消停,把各大寺院闹得鸡飞狗跳。”

一把手笑了笑,道:“我虽然没见过他们,但所听所闻,倒是印象不错了。”

“呵呵,这两个年轻人,的确是对妙人。”

那位也笑,道:“只希望以后,不会兵刃相向吧。”

…………

顾玙前段去的天山。

他发现用火灵气炼制青玉针可行后,便迅速行动,直接坐车到天山,然后摸到那个小谷。

跟次去的时候,景象已经完全不同。灵气磅礴而躁动,完全不可吸收,搞得天空都灰蒙蒙的,像个绝境死地。

谷内仍是皓皓白雪,司马彻的墓孤零零的偏安一角。原本的山梁上也是积雪,辨不清方向,幸亏有水流指引,他才能找到湖边。

很神奇,那湖水竟然还有,没有冻成冰,反而成了一口小泉,咕咕的往外流淌。这水顺着山坡往下,又冲积成了一块空地。如果灵气安稳,气候回暖,此地又会是盈盈绿谷。

原本的那些青玉石都被掩埋,他费了好大的劲,才用工具凿下一块。不贪心,取了一家三口需要的量,太大了也拿不走。

他现在发现,各节点的属性其实很明显。

像凤凰山,节点核心是老树,属木属土,所以适合种地。峨眉山也是深谷高树,应该跟凤凰山相似。而天柱山是山洞,属金属水,所以有矿和鱼。天山也差不多,就是不晓得除了青玉矿,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顾玙取了矿石,也不管尾行的那帮人,大大方方的回到火洲。然后拿出一部分,找人打磨成七十根青玉针,仍是五公分长短,略粗,两端尖锐。

他全程监督,连同废料通通收走,搞得人家特茫然。

至此,他就有了七十二根青玉针。得!不用干别的,就炼器玩了。每次炼制,他同时能炼两根,你就算算,得多长时间?

葡萄沟,傍晚。

从葡萄沟往东,是火焰山;往西,是市区;往南,是另一条峡谷。唯独北面,荒凉无人。

夕阳残照,野草衰黄,放眼一片空旷,只在斜前方有一棵歪脖子老树,斜楞楞的戳在荒地上。不远处,则是赤褐色的山体,红色的云气收拢,似巨蛇冬眠小憩,只等着来年苏醒。

顾玙就站在原野上,静静的看着那棵老树,约有百步开外。

他略作调息,待心神俱盛时,当即神念一动,

嗤!

随着细小的爆音,凭空浮现出两点绚丽明亮,仿佛游动着光斑的红芒——正是先炼制完成的那两枚青玉针。

这针一现,周遭的空气顿时一阵波动,被灼烧的有些扭曲。

紧跟着,他神念再动,那红芒忽地一闪,化作流光,似拖着火红的长尾,向老树疾飞而去。

哟!

这气势很喜人啊!还真像流星划破大气层,燃烧坠落时的那种绚烂夺目。

刹时间,就听噗噗两声,红芒毫无阻碍的贯穿老树,随即又飞至空中。而老树安稳稳的立在地面,似乎没什么变化。

嗯?

顾玙微微皱眉,疑惑的念头刚起,又听,轰!

两点赤红色的火光在树干内部蓬勃喷出,一秒钟不到,就窜满了整棵树木。连带着枝叶、根茎,甚至树下的一小圈杂草,通通燃烧起来。

老树就像被肢解了一般,噼里啪啦的掉落肢体,只剩下一堆黑炭。

“……”

顾玙眨了眨眼睛,自己都吓了一跳,要不要这么生猛?

先不说速度和穿透力的小幅提升,光是这个灼烧属性,就太太太吊了!想想啊,以后对敌的时候,顾先生一挥手,便是漫天飞针,欲火焚身……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次不次几?

总之,他对青玉针升级后的效果非常非常满意。

“嗤!”

顾玙一招手,两点红芒就飞了回来,轻飘飘的落在掌心。一丝微微的灼烧感摩挲着皮肤,不烫不痛,反而有些亲近,这便是法器炼化后的心神相通的感觉。

“叫青玉针不太合适了……”

他看着掌心,思索片刻,笑道:“以后就叫火云针吧。”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