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玄武裂天 千零三十八章规则都是由强者制定

时间:2019-10-12 23:39: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玄武裂天 千零三十八章规则都是由强者制定

金衣人眼眸中神色变换,透出惊诧之色,如说对方适才的表现有若涓涓溪流,此刻的气势却似惊涛拍空,势不可挡。这种感觉稍瞬即逝,随即恢复常形,仍以冷冽的语调言道:"你之所言的确不虚!血影楼数千年来,从未遭遇过如此惨烈的重创。数次交锋下来皆是反受其害,甚至有种猎人变成猎物的感觉,甚而质疑你等是否会是同行?"

"阁下多虑了!我们也曾这般与各个杀手组织打过交道,且都是很的那种,其中的任何一个都绝不输与你血影楼,但后来彼此皆相安无事。阁下可知道这为什么?"陆随风一脸讳莫如深的淡笑道。

"哦,有这等事?"金衣人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错愕之色。

"佷简单,因为我尊重每一种职业。包括杀手!"陆随风肃然认真地说道;"每一种能经历岁月的沧桑,而仍能延续下来的职业,自有其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和价值,否则大浪淘沙,早巳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金衣人闻言,冷漠的眼眸中也是精光一闪,洞穴中的血衣人群中也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杀手这个职业,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同样以血用命换来,只是一种生存形式,并无什么高低贵贱之分。然盗也有道,杀手也不该例外,有些单,有些事是不能触碰的,一旦愈越这道的底线,必遭灭顶之灾祸。"

陆随风的这一番话像是触动了这些精英杀手的心弦,这些人终日生活在阴暗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在世人的心目中只是一群冷血无情的动物,与妖兽血腥残忍无异,毫无人格尊严可言,更谈不上受人尊敬之说。

这振振有词的一席话,宛如暮鼓晨钟,令他们沉黑的心灵为之一亮,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挺了挺胸腹,阴冷的神光中少了几分暴虐之气,眼睛似乎都比之前睁大了几分。

金衣人也为之动容,至少面罩下的一双眼睛出卖了他。稍稍变换了一下坐姿,他是此间的撑控者,人人都可浮动,他心若乱,埸面必会失控,接下来的交锋尤胜于刀光剑影的贴身搏杀,那是"智"的较量和摶奕。

不得不承认对方之言,巳动搖了他玉石俱焚的念头,但每个职业自有其自身的规则,但"退单"一说,却是杀手界中的大忌,事关血影楼的声誉和诚信。一旦失去了诚信,天下虽大,却也难有立足之地。滋事体大,须得慎之又慎,至少得给事主一个合理的解释。

"规则从来都是由强者制定,所谓的诚信也须?立在强大的实力之上,否则就是空谈。丛林法则,狮子说了算!"陆随风似知道对方心中的疑虑顾忌,出言提示道。

"话虽如此,但,也得给事主一个合理的说辞和交待吧!"金衣人的天秤已完全倾斜,姑不论眼下的势态谁强谁弱,冲着对方对杀手职业的尊重和认同,都不希望双方再拼个鱼死破。

"阁主应该知道事主的身份背景,如有可能灭杀我天外楼,以对方的强势,又岂会不惜重金的找上你血影楼?"陆随风眼中冷芒电射:"眼前所见,也不过是我天外楼的冰山一角,说句狂妄的话,仅凭我一人之力,只在挥手之间,便可将在场之人轻易灭杀。"

说话间,一股属于灵神境大能的恐怖气息威压,已瞬间禁锢了整个空旷的洞穴,仿佛连空气也在这一瞬间彻底冻结了,这一刻,每个人的身心都在禁不住地颤抖,连一絲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人人皆觉自己犹如蝼蚁般的存在,随时都会被碾压成肉屑碎沫。

这种恐怖的气息威压,也是一发即收,每个人都仿佛感觉自己死过了一回,浑身大汗淋漓,虚脱无比,强如金衣人这样的半步灵神境,也是连手指都难动分毫,内心的震惊更是难以复加。

疯了!居然敢去袭杀一尊灵神境大能,这不是在给血影楼招来灭门之祸么!金衣人在心里狂抽自己的脸,想想都感到毛骨耸然,直接将那事主恨得咬牙切齿,敢欺瞒我血影楼的人,自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金衣人轰然从坐椅上立起身来,在一尊大神面前,那里还坐得住,一身王霸之气更是瞬间荡然无存,面罩下的一张脸也在禁不住的抽搐着,嘴唇微微发颤低声道:"如果知道……唉,我血影楼也是被事主欺瞒误导,如此信息情报却是隐而不宣,导致如今受创非浅……"

"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就无须我再提示了。"陆随风淡淡地冷声道。

"尊上放心!我会立即终止任务,并将此事即刻呈报上去,这笔帐自然会有人来买单!"金衣人目中精光闪动,眼中尽是怒意杀机纵横。随即举臂做了一个手势,片刻间,洞穴中的数十名血衣人巳尽数退去,只余下四个银衣人留在当地。

"如此甚好!这种事希望不要发生第二次,否则……"陆随风淡淡地一笑,看在金衣人的眼中,心中禁不住就是一颤,开玩笑,就是搬座晶山来,也沒人敢去刺杀一位灵神境大能,那纯粹是与找死分什么分别。

"尊上放心!我这即刻就派人去退单!"金衣人微微躬身的朝着陆随风敬畏有加地拱拱手,不敢再稍留片刻,返身便走向一处石壁,身形往壁内一挤,很快便失去了踪迹。四个银衣人也是惶恐的施了一礼,随着隐入了石壁中。

"风哥哥太霸气了,仅凭气势就逼得对方无条件的退单。"古蓝星一脸崇拜地啧啧赞道。

"那有你看到的这般简单容易?"紫燕皱皱眉道:"退单,是对一个杀手组织的羞辱和蔑视,通常都会刺激对方采取更近一步的疯狂行动。所以,其间的每个过程和环节都把控得十分到位,稍有偏差都会瞬间引发一埸大血拼。"

"有这么复杂?幸亏星儿没有多事,否则定会坏了风哥哥的节奏。"古蓝星唏嘘道。

"星儿这次表现不错,沒有胡乱搅局,理当记上一功!"陆随风难得地对这小魔女顶了个赞,直喜得古蓝星眉开眼笑,居然不用开打,做个安静的观众也能获取功勋积分,这种好事想都没敢想过。

当众人离开血影楼的巢穴时,巳是天光渐亮,一夜的血腥搏杀,斗智斗勇,经过了如履薄冰般的诡异争锋,终于摆平了难缠致极的血影楼,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可以放手对付紫薇峰的人了。

原本还顾忌那二世祖的身份背景,这才对其一味的隐忍退让,不想将事态弄得不可收拾。即然对方一心要想致天外楼于死地,那还客气什么?

直到回去的路上,众人才发现这次的行动中,竟然沒有看见那只凤的存在,众皆面面相观,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古怪神情。

陆随风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过多解释,这些日来,天外楼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在无数眼线的监控中,不排出还有被收卖的杂役暗里通风报信。此番毫不掩饰倾巢而出,只剩下莲儿,风三娘,以及青凤三女留守,几乎说得上是一个空巢。

如此天赐良机,有心人又岂会轻易放过。只要能擒下三女作为筹码,布下一个杀局……

此时的天外楼中已是一片狼籍,看上去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搏杀。或许是因为室内的空间太过狭窄,战斗场面已从室內转移到屋顶之上。

朦胧的晨光中,青凤娇小的身影迎风而立,衣袂飘飘。四周肃立着十个紫衣蒙面人,将其牢牢地围在中央。一股股澎湃的惊天杀气从这些人的身上升腾而起,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息,只有经历过无数残酷杀戮的人,才会拥有如此凶残的血杀之气。

"紫薇铁血卫,果然像是一群悍不畏死的凶兽,只不过,在的实力差距面前,所谓的悍不畏死只是一个笑谈。"青凤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残忍的笑意,语音低沉而淡漠,仿佛像是一位主宰天下的女帝君,在宣布一道绝杀令。

下一刻,青凤的身体突然当空一旋,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突兀的显现出一点红光,这点红光虽渺,却给人一种炽烈,仿佛可以焚尽天地万物的恐怖感觉

,在看到这点红光的一剎那,十个紫衣蒙面人,不约而同的泛起一股直透背脊的森寒之意,攻出的兵刃都是禁不住地略微滞缓了一下。

就在这一瞬,一团比天空烈日更刺目耀眼的红光勃然而现,这一刻,发起攻击的紫衣蒙面人,心中都升起一种毁天灭地,末日降临的大恐怖。

紧接着,那团炽亮的红光轰然爆裂开来,虚空中闪射出十道血色流光,状似月牙形的风刃,飞速地旋转着,看上去炫目绚丽无比。

每一道血红色的风刃都显得那么清晰,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运行轨迹,那种炫目的绚丽,却是充斥着铮铮杀气,犹似恐怖的死亡镰刀。

巢湖治疗牛皮癣费用
漯河治疗白斑病费用
乌海治疗盆腔炎费用
巢湖治疗牛皮癣医院
漯河治疗白斑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