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六章 兄弟

时间:2020-01-17 03:57: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火影之木叶教师 第六章 兄弟

因为旗木朔茂约了他们母子俩到他家吃饭,自从嫁到河马家就没回去过的河马智子很高兴,起得很早,将河马寒宇想睡懒觉的美好愿望给打破了。自从决定当忍者,那柔软的枕头就离自己远去了,河马寒宇作如是观。

“呀!我认识你,你是我们学校的吊车尾,你到我家来干什么。”母子两人走到棋木家小院时,一个银的小男孩挡在河马寒宇面前,很是嚣张的叫道。

“你认识我?”河马寒宇觉得很尴尬,自己不过为了隐藏身份而已,没想到居然还这么出名,看来真是失败啊!不过眼前的小屁孩居然这么没有礼貌,让他很不爽:“可是我不认识你。”

河马寒宇拨开那个看来才不到四岁的银小子,径直走了进去。

河马智子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暗道:“唉!真实一点也不可爱呀!”随后蹲下身来,道:“你就是卡卡西吧!我听朔茂提起过你,听说你也是个天才哦!跟我家寒宇一样。”

本来听到别人赞他是天才他还挺开心的,可是有没有搞错,他家那个吊车尾也算是天才,卡卡西的脸也耷拉了下来,显然对这样的比较十分的不满,不过他确实很聪明,知道眼前的人一定是自己的长辈,不然是不会直称自己父亲的名字的。

河马寒宇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称赞道:“舅妈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厨艺也很高,我想舅舅每次外出任务,一定会想早点回来吃您做的饭,嗯!很有家的感觉。”

旗木朔茂的妻子凌也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而且很年轻,才二十二岁,据说是木叶医院的医护,在旗木朔茂住院治疗的时候认识的。

奉承话人人都爱听,更何况,河马寒宇的话说得很真诚,凌也开心的笑了起来,挟起一块肉就往河马寒宇碗里放。

“马屁精。”见到母亲对这个吊车尾比对自己还好,卡卡西心里一阵不平衡。

“凌也,寒宇已经在忍者学校上学了,我相信他会是一个的忍者的,还有,我想收他为弟子,所以以后有空的话,会经常到这里来,明天把卡卡西旁边的那个房子给收拾一下,留给寒宇。”

“父亲,寒宇不过你个吊车尾,你怎么会收他做弟子了。”卡卡西不满的抱怨。

“住嘴。”旗木朔茂训斥道,见卡卡西一脸委屈,语气放和缓了很多,“我跟你说过,寒宇是你表哥,你要叫他哥哥。还有,寒宇在学校成绩差,那只是表象,不要让表象迷糊了你的眼睛。”

吃完饭后,棋木朔茂看着妻子和河马智子收拾桌子,道:“寒宇,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正好我有些事情要同你谈谈。”

“嗯!”

晚饭后,两人坐在客厅里聊着,“你有什么理想吗?”旗木朔茂出乎意料的问道。

想想看,这似乎是每个木叶老师都喜欢问的问题。不过仔细想想,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理想,自己一个穿越人士,虽然死前每天抱着火影看,现在想来大概是应为那个鸣人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热忱,所以为他痴迷吧!其实不过是自己对生命的不舍和对死亡的恐惧罢了!

见河马寒宇没有回答,旗木朔茂继续问道:“听智子说你以前拒绝当忍者,为什么你又改变主意了?”

“这个,其实我还是不想当忍者,尤其是一个杀人工具的忍者。对我来说,一个人是否并不是别人认为的那样,就像别人说您是木叶的英雄,但我觉得那些死去的人才是英雄,因为他们献出了一切包括生命。还有一群人,他们是活着的英雄,比如舅妈和我的母亲,她们承受着随时会失去挚爱的痛苦,为了未来而生活。”河马寒宇在试图将自己零碎的想法整理出来。

“我当忍者,是不想让我母亲去当忍者,因为我很懦弱,我宁愿做那个随时会死掉的亲人,也不愿去承受失去的痛苦,知道吧!那种无力的,听天由命的感觉,我很不喜欢。”

旗木朔茂沉思着,虽然河马寒宇只有五岁但他的思想不止五岁,在别的孩子还在向父母争宠的时候,他已经在思考人生的问题了,他是个真正的天才。旗木朔茂不知道河马寒宇是穿越人士,心理年龄比他还大,如是这样想。

“那以后呢?既然选择做忍者,那你想做个什么样的忍者呢?”旗木朔茂很好奇,因为河马寒宇一边说自己不想做忍者,可又在十分认真地学习着忍者知识和技能。

“嗯!以后或许会去做个医疗忍者,能够挽救别人的生命,很有成就感。当然,如果能够做个学校老师更好,因为比较起自己做个高手,能够培养出一群比自己更厉害的高手更能令人兴奋。”

无语了半天,旗木朔茂憋出了一句:“很了不起的愿望。”

旗木朔茂交给寒宇一个卷轴,那里面有他会的全部忍术精华,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临了,旗木朔茂还补充了一句:“我的密室收藏了很多的忍法卷轴,有些是战利品,有些――,你喜欢的话,可以拿去看,这是密室的钥匙。”

旗木朔茂怎么说也是有着不下与三忍的实力,可以说,就现阶段而言,他的实力可是在三忍之上的,他收藏的一定是好东西。对了,还有上次偷的砂忍的资料,一定要好好研究。正想着,听到有人在敲门,河马寒宇知道一定是卡卡西那小子,还真是个高傲的孩子,貌似两人在很多地方比较相似,果然,天才不好做啊!

“进来吧!”这种日式的拉门根本就没锁,河马寒宇也没好心到为这个打扰到他意淫的家伙开门。

果然是卡卡西,说起来小时候的卡卡西很可爱,不想张大以后每天都蒙着脸,整得跟个见不得人的贼似的。“卡卡西啊!进来坐吧!”河马寒宇带着一脸虚伪的笑容,说起来,他更愿意同二十几岁的人聊天,至少有很多共同话题。

“我要向你挑战。”卡卡西一进门就很神气活现的往那里一站,挑衅道。

河马寒宇觉得自己要被卡卡西打败了,这个人真的是天才吗?想起旗木朔茂让他帮忙好好指导一下小卡卡西,河马寒宇突然觉得和这个小朋友玩一玩游戏也是不错的。

河马寒宇道:“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

卡卡西毕竟才三岁多,很快就中计了:“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跟我比试了?”

“我想想看。”卡卡西抹着下巴,道:“这样吧?如果你一天没有赢我,就必须呆在忍者学校。还必须学我一样,做个吊车尾,怎么样,敢接受这个挑战吗?”

卡卡西显然在思考,毕竟他也只是听别人说河马寒宇是个吊车尾,到底有多差,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上学毕竟晚一届,未必就比他学的多,更重要的是,河马寒宇一副稳操胜券的神态令他很不爽。

见卡卡西犹豫不决,河马寒宇故意刺激了他一下:“还有如果你不敢比的话,以后在学校见到我就要乖乖的叫一声哥哥,如果比输的话也要叫哥哥。不过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不敢比的吧!”无耻啊!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使用激将法。

“好!那我在院子里面等你。”卡卡西大声道。

很快旗木朔茂就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也赶过来。不过听到两人的赌注后,他就为自己的儿子感到悲哀。

“火遁――豪火球之术。”看来卡卡西也比较喜欢这个术。

可惜河马寒宇的人已经不见了,卡卡西找了半天都没有现。就在这时,“土遁――自杀斩之术。”

看着卡卡西露在外面的脑袋,河马寒宇就觉得有趣,顿在他的身前,道:“你输了,快叫哥哥吧!”

卡卡西显得很不甘心,自己明明是天才的,为什么会输?可父亲就在旁边,输了赖账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只好低声叫道:“哥哥。”

“你叫什么,没听到?”

“哥哥!”

河马寒宇挠耳朵中――

“哥哥――”卡卡西也弄清楚了,河马寒宇根本就是在耍他,大声地叫道。

这次河马寒宇想说没听到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拍了拍卡卡西的头,“嗯,弟弟乖!”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肺快要被气炸了。

舅妈凌也捂着嘴笑了起来,看两个小孩子闹着玩,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而旗木朔茂则是一脸沉思,他知道河马寒宇可不会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将卡卡西放出来后,河马寒宇突然记起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了,我很忙的,可能没有时间天天陪你打着玩,一个月多一次机会,自己好好珍惜哦!”

因为本人是上班族,没办法做到天天更新,所以本人会尽量安排每隔一天上传两章。这是我的本书,为了以后的展,我保证一定会全本,请各位大大们支持,谢谢咯!

天津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重庆妇儿医院主治医生
贵阳癫痫治疗哪里好
韶关市牛皮癣医院
河南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