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将门毒女 百七十八章 拔毛的凤凰不如鸡(二)

时间:2020-02-15 21:17: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将门毒女 百七十八章 拔毛的凤凰不如鸡(二)

莫氏对于周姨娘的说辞隐约也是有些心动的,她左右摇摆不定的模样,周姨娘也早就已经是看在了眼内,知道这个女人是想要留在安家,却又不敢留在安家,所以也一直在忸怩着。

但周姨娘却是希望莫氏能够留在安家的,甚至周姨娘并不反对素问也回到安家来这样的提议,周姨娘之所以不反对也是完全有理由的,就算素问是个精明到完全不好相处的人那又能够怎么样呢,她回到了府中,多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就会定下亲事嫁出门去的,到时候也不可能整日回到娘家来处理安家的事情,一旦嫁了人,那就是成了别人家的媳妇别人家的魂了,娘家的事情就算是再怎么操心也是有个度的。运气好嫁给有些个士族子弟当了正妻,这往后还不得看紧了自己的丈夫,免得府上一个xiao妾一个xiao妾地进了门,等到xiao妾进了门之后,饶是素问又能如何,还不是照样要防着xiao妾爬上头来因为一些个琐事而搞得焦头烂额的,到时候莫氏的事情她又能够管的了多少的。

再者,周姨娘希望素问能够进门来也是有着另外的一个想法的,她的女儿卿晓已经十一了,没有嫡女的位子依着安家如今的权势多半也不可能嫁给旁人当妾侍的,多半是什么人家的庶子,或者是门户较低的人家当正妻的,在苏氏操持这些年,周姨娘也没有积攒下多少的银两。女孩家想要嫁的好,嫁过去之后要想过的顺心一點,一来是娘家权势好,二来就是得女孩的嫁妆丰厚的。

安家现在到底不比以前,这之前还是有不少的值钱东西和田地庄子的,但如今也就只有安青云此番被皇上赏赐的一些个东西和金子了,陛下赏赐的东西自然是不能够随意动的,这金子看着是多的,但到底还是要维系着家中所有的开销,有时候还得打點或者是哪个官员宴会的时候置办上一些个体面的东西。再加上安家可是还有四个待嫁的女儿,这嫁妆什么的到时候必定少不得就是要从库房里头出的。

周姨娘打的主意就是素问的那些个财富。且看看当初素问待莫氏的时候,那是叫一个财大气粗的,而且如今这安家之前大半被人买走的东西可全部都在素问的手上,还有素问是有着长生县君这样的诰封,可不是只空有诰封没有封地的。再加上素问这都是能够自己买了宅子,所用东西样样不凡来看,想必她这手上所有的银两财富必定是有不少的。有这样的嫡女在,等到进了安家的大门之后同他打好几分关系难道还怕她到时候不出银子不成?!

周姨娘这算盘打得叮咚响,早早地已经是将目光放的长远了一點想着从素问的手上要也好,讨也罢给自己的女儿置办上一些个好嫁妆。再想着素问一旦嫁人管不了安家的事情的时候,这莫氏这般软柿子一般的性子又怎么可能是能够掌控得了整个安家的,到时候自己拿捏了一點手段也是能够像是苏氏一般由一个姨娘在府上当家的,当然,周姨娘觉得自己自然是要比苏氏要聪慧一點,苏氏是做的太过了这才招惹到了素问,惹来了那一把杀头的大刀毫不留情地砍向了她,而自己也没有到这般愚蠢的时候,这大夫人的尊荣就让莫氏享着就成。

周姨娘见莫氏蹙着眉头不说话,想了一想之后又道:“安大xiao姐素日里头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如今又是在这热孝之中,怎的就突然跑了出去,想必多半是同人平日里头有结怨这才使得如今这受伤了吧?!”

原本这长辈亲族逝世的时候,越国的规矩是家中的儿女要守孝的,一年之内府上是不便于摆任何的喜事,可若是在百日之内办了一场喜事这也是可以的,这百日之内不摆,那就得三年之后了。安卿玉如今也应有近十六了,三年之后就是要十九了,越国的女儿早婚,及笄之后便是能够成婚的,十八岁的女子便是已经有些老了,这十九岁还未嫁的那这婚事也便是有些紧了。原本安卿玉可算是一个香饽饽,那可是人人抢着要的,别说是皇长孙殿下,另外的皇孙贵胄也差人来问过意思,当时的苏氏就是想着奇货可居,价高者得的念头,一心只想给自己的女儿选一个的,这选来选去的,结果却是在的时候出了这样的差池了。如今的安卿玉那可已经算是乏人问津了。

周姨娘也探过安青云的口风,安青云的意思也很是明确,大约是想将安卿玉远嫁一些的。周姨娘觉得这远嫁也的确是适合安卿玉的一条路子,而自己奉着安青云的意思也去寻了安卿玉透了透着个意思,却不想这心高气傲的安大xiao姐还当自己如今还是艳绝无双城人人求着供着的时候,十分看不清楚如今局势地朝着她道:“周姨娘,你也可算是卿玉的长辈,这不劝着父亲也就算了竟然还是说出这种糊涂话来,我这般的容貌性情只有留在无双城之中嫁了一个好人家才是正道,儿女的婚事也是家中的辅助。我若嫁的好了,父亲自然是不会像是上一次一般被陛下贬官的,周姨娘,难道你连这般的道理都是不懂的?!”

周姨娘被安卿玉的话闹得哭笑不得,心中对于这个大xiao姐也是带着十足的嘲讽,当然周姨娘也不是一个十分好相与的,又怎么可能会在听了安卿玉这样的话之后半點也无动于衷,自然是将这件事情宣扬的全府上都是清清楚楚的,也不让下人管住自己嘴,如今这无双城之中对于安卿玉的传言也是多了一条,这原本就是用骗局来换了好名声的安卿玉如今又是多了一个痴心妄想整日只想嫁给皇子成为皇子妃的传言。这官家之中宴会,女子们谈起安卿玉的时候多半也是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待的。

周姨娘看着那来禀告的奴仆道:“大xiao姐到底是怎么受了伤的?!”

周姨娘平日里头会做人,就算不拿银钱去收买人心,对于下人们多半也是和和气气的,轻易不会苛责上两句,所以在下人之中多半也算是得了好人缘的,所以在周姨娘问了那一句话的时候,奴仆也是知道要如何答的。

“回夫人和姨娘的话,大xiao姐今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便是跑到了素问xiao姐的住处去的,等到老爷去的时候,大xiao姐已经受伤了,便是要我们带着大xiao姐回府

。兹事体大,管家已经差人去请了大夫来给大xiao姐看伤了,又来禀报夫人一声。”奴仆道。

这个事实同周姨娘心中想的也是差不离的,她就知道这安卿玉受伤多半还是同素问脱离不了关系的,安卿玉也便是只有这样的能耐了,这没有什么本事却还是要去招惹人的,偏生是不给人半點的安宁日子过的。不过素问会动手伤了安卿玉这一點也可算是出乎周姨娘的意料之外,但转念一想之后也觉得这也不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素问对待苏氏的方式那可是生不如死,如今只是叫安卿玉受了點皮肉之苦也再正常不过了。

莫氏倒是有些吃惊,她道了一声:“她伤了哪里?!”

奴仆倒是没有想到莫氏是会问出这样的问话,这迟疑了一下之后方才道:“大xiao姐右手的食指被齐根削断了,怕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再恢复如初了。”奴仆这一點倒是没有说谎的,在无双城甚至是放眼越国,大约也就只有一人是能够将安卿玉的手指重新接回去的,但这人偏偏也是伤了安卿玉的人,自然地也就是不可能完好如初了,想到原本这完美的大xiao姐如今成了残疾模样,奴仆这心中多少也可算是有了一點须臾,这生在高门未必会是一件幸事,但一想到那鲜血伶俐的伤处和那砍下的一根手指,奴仆的神情之中也带了一點畏惧之色。

莫氏听到奴仆这么回答的时候,她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惊讶,她知道素问平日里头是不喜欢苏氏安卿玉的,她也知道这多半是同她有关的,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素问这下手竟然会是这样的狠戾,她迟疑了好一会之后复又问了一句:“确定……确定是素问所谓吗?会不会,会不会只是一个误会?!”

奴仆听到莫氏的问话,他这神情之中多少也有了一點疑惑,但他这一抬眼就瞧见周姨娘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想了想这才道:“xiao人同将军一同到浮云xiao筑的时候,大xiao姐这手指已经被人削断了,而素问xiao姐则是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大xiao姐想求素问xiao姐给接上手指,但素问xiao姐拒绝了,说大xiao姐不配。”

奴仆这倒是真的没有说谎,他没有瞧见是不是素问动手将安卿玉的手指给削断的,但刚刚倒是的确看见也听见了大xiao姐向素问求救的时候被素问冷冷地拒绝了,可他刚刚那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削断了安卿玉的手指的罪魁祸首。而且奴仆也没有说出安青云当众打了安卿玉这件事情来。

莫氏听的心惊肉跳,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素问下手会这样的狠。

周姨娘看着莫氏那神情变得有些难看,她多半也知道莫氏现在心中是在想着什么,她道:“夫人,必定是大xiao姐又去寻xiao姐说了一些个难听的话了,大xiao姐那人看着平日里头和善,但谁不知道大xiao姐那些个和善多半都是装出来的。她同xiao姐不和也不是一两日了,您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大xiao姐对xiao姐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那说出口的话哪里是有半點的知书达理,知道的还不想承认那满口贱人贱蹄子这样的话是出自咱们那一直都是和仙女似的大xiao姐的口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不知道打从哪里来的市井泼妇在叫骂的。想必这一次大xiao姐是将是xiao姐气的狠了,方才不得不动手了。”

莫氏听着周姨娘的话,虽说周姨娘这说的话许也是有几分道理在的,但莫氏却还是觉得十分在意素问下了手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那个女儿怎么就能够这样的心狠,在她削掉安卿玉那一根食指的时候她是怎么样的神情怎么样的心态,是不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心中半點迟疑也没有的?!

莫氏觉得素问不该向安卿玉下手,苏氏已经得了她应该有的报应,莫氏就觉得这所有的一切到苏氏应该就结束了,她的子女再怎么不对,就算安卿玉再怎么得罪了素问,可她也不应该下手这样的狠毒,这样叫一个女子往后怎么寻到一个丈夫,这不是将她的后半生都全部毁掉了么,她在下手的时候可曾就想起了这一點?!

莫氏的手哆嗦起来,她这不是紧张而是觉得有些畏惧,这是她次听到素问伤人的事情,不,之前也是有的。安晋意的腿就是被素问给打断的,如今的安晋意还躺在床上将养着,大夫说他这腿就算是将养好了只怕也是会留下一些个问题——比如说跛。但那个时候莫氏觉得这也是没什么的,毕竟安晋意可算是咎由自取,他劣迹斑斑,也可算是替天行道了。素问也是杀过人的,在护国寺之中,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同吐蕃国师阿坦图比拼内力,阿坦图战死。可这是公平决斗,若死的不是阿坦图那就是应该是素问了。

那些都没有让莫氏觉得有什么害怕的,可现在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莫氏却是觉得十分的叫她畏惧了,她突然觉得素问也是十分陌生的紧,是的,她从来也不算是十分了解自己这个女儿的,所以这才会在听到素问做下这种动作的时候,她觉得不能明白素问怎会变得这样叫她陌生的。

莫氏再也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而去,周姨娘看莫氏动身了,她也急急忙忙地跟着一并去了,孙姨娘自然是不愿意只让周姨娘跟在莫氏的身边的,她二话不说提了裙摆也跟上了。

在安卿玉的房中,如今已经是有不少的人了。管家在时间就将城中出了名的大夫还有今日不当值的太医请了过来,这些个名医们在这闺房之中挤了个水泄不通。原本这女子即便是在给大夫们看病的时候也是要拉上帘子的,只堪堪地露了手给大夫们用来把脉,就算是要看面色,也是要先道上一声,或者是在房内有丫鬟或者是母亲的陪同下的。如今这房中的大夫站了一地,倒是将伺候的丫鬟给挤到了门口,想要看點什么也是看不到的了,也有不少的丫鬟在看到安卿玉这伤的时候就是惊叫连连,怕的厉害半點也是不敢接近的。

管家守在门口,看到莫氏和孙周两位姨娘上前来的时候,这才上前行了一个礼。

“如今怎么样了?”莫氏问着管家,语气之中还有一點惊慌的意味。

管家摇了摇头,表示如今这情况也是不好说的,但看在莫氏的眼中那就成了没有半點的希望了。她的眸子闪了一闪,抬眼看向那房门,只见留在安卿玉身边伺候的一个胆子稍稍有些大的丫鬟端着一个铜盆走了出来,莫氏这抬眼看了一眼那铜盆只看到里头那清水全部被鲜血染成了粉红色透着一點血腥味。

周姨娘和孙姨娘别开了眼去,不去看那玩意,心中也是多少有些吃惊的,这受伤的竟然是这般的严重?!

不一会,这大夫们都鱼贯而出,这走在前头的还是太医院的那几个太医,他们这面色凝重的很,莫氏想了想上前福了一福恭敬地道:“太医,如今这情况是如何了?”

太医们虽是对莫氏不怎么认识的,但也听过了安青云这翻身的时候便是将自己那糟糠之妻又重新请回了府中说是待她十分好有几分幡然悔悟的意思,如今见莫氏这身后站了一群的丫鬟,便是觉得眼前这模样并不怎么出众的妇人便是安青云的元妻了。他们还了一礼之后这才摇了摇头道:“恕吾等无能,大xiao姐这伤,我们也便是只能止住血不会有任何的性命之忧,若是想要将断指接回去,这等事,吾等才学浅薄,尚且不能做到。”

太医们这般说着,这后面请来的那几个大夫也是连连应和,表示无能为力。

莫氏也无法,只能是让管家好生将他们送了出去,而自己则是进了安卿玉的房门,这走进了门之后,莫氏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笼罩在这个房间之中,而安卿玉则是靠在床头,她的右手伸在锦被外头,厚重的纱布缠绕了整个手掌,从手腕处绕开绕过食指穿过手掌然后又重新缠绕上手腕。那白色的纱布不知道是缠绕了多少层却还依旧有血丝从纱布之中透出,那隐隐的一點红,就像是不xiao心染上的胭脂一般却是有些灼痛人的眼睛。

莫氏也看到了安卿玉的伤势,那禀告的奴仆倒是半點也没有作假的,那食指是真的被齐根削断了。但是莫氏这看了一眼安卿玉之后才发现安卿玉这受的伤并非是只有那右手而已,她的脸颊上也有着很明显的伤痕,五根手指印那是根根分明,甚至是浮在脸上,安卿玉的耳中也有着鲜血,却已经干涸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巴掌给扇的。

安卿玉哪里还有那半點绝美的样子,她压根就像是一个陶瓷做的瓷偶一样靠在床头,而且还是不怎么漂亮的瓷偶,完全没有半點的情绪起伏。

莫氏看着安卿玉,她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或许她是什么都说不出口的吧。

倒是安卿玉看到地上出现绣鞋的时候,她这才意识到又有人走进来了,她原本是还以为又是那些个大夫又或者是谁,但抬头看到的却是莫氏,安卿玉倒是没有想到,在看到跟在莫氏身后的周姨娘和孙姨娘时,安卿玉的胸膛之中被愤怒充斥着,她指着莫氏,声音如同夜枭夜啼一般的尖利,她抬起了右手,原本是要用食指指着莫氏的,但是这手抬起来了之后安卿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右手已经没有食指了,原本在有食指的地方却是被重重的纱布缠绕着,而这纱布上面的那一點红刺激了她的眼眶,她狂乱地用右手拍打着锦被在那边不停地叫嚣着,“滚!你给滚!你是不是觉得特别的得意,这些都是你那宝贝女儿赋予给我的,你现在高兴了?我娘被你们弄死了,现在爹也不要我了也不宠着我了,安家现在都已经成为你们母女两的天下了,你们高兴了吧,高兴了吧?!”

伤口因为安卿玉那激烈的近乎是有些疯狂的动作而再度裂开,鲜血再一次蔓延开来,那一點红點迅速地开始熏染开。

“大xiao姐又何必如此这般激动,夫人才是你正经的母亲,苏姨娘虽是你的生母,但说到底你这应该叫母亲叫娘的人也只有夫人一人。”周姨娘看着安卿玉如今这落魄的样子十分的高兴,觉得素问只削了她一根手指也算是仁慈的了,应该在她的脸上画一朵花写上几个字才是的,她接着又道,“苏姨娘原本便是自己犯下了错事这才有了惩罚,这些都是老爷下的命令,同夫人又有什么关系,大xiao姐你可不要弄混了才是!”

孙姨娘也连连點头,迎合道:“老爷做事素来都是赏罚分明的,既是苏姨娘犯下错,这怎么是能够推到夫人的头上去。再说这原本是在热孝期间,大xiao姐你不好好在家中守孝也就算了,怎么还跑出去抛头露脸,这本就是一个错处了。且老爷早早就已经下了吩咐,对素问xiao姐那是要以礼相待以嫡女的身份来对待的。素问xiao姐这般尊贵的人,又怎会同你一般计较,必定是你在哪里惹到了xiao姐才有了这般的对待!”

安卿玉哪里听到周姨娘和孙姨娘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她只看到两个人的嘴巴是在不停地张张合合的,想来这说的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但就算是不好听的话她现在也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只听到那嗡嗡作响的声音,却听不到她们的一个字。

周姨娘何等心细,一下子就发现了安卿玉那神情之中的茫然,又见她没有反驳自己和孙姨娘的话就知道她其中必定是有什么诡异的。

“大xiao姐,你这般到底是如何会变成这般模样的?你且说说,如今夫人也在这里,若是真的是素问xiao姐的不是,或许夫人看在xiao姐也是老爷的子嗣的份上会让素问xiao姐来帮大xiao姐你诊治,你这手也许还有可能回到当初的时候那样,大xiao姐你还能接着抚琴习字画画,你看如何?!”周姨娘看着安卿玉道。

孙姨娘听着周姨娘这说出口的话,她只觉得有些意外,什么时候周姨娘的心肠变得这般的好了起来,以往的时候苏氏可是不喜欢的人就是周姨娘了,待她比待自己要狠得多了。如今安卿玉落难她应该兴才对,怎么现在反而是为了安卿玉开口求情起来了?这般想着孙姨娘不由地是多看了周姨娘两眼,但看到周姨娘那神情是一脸的看好戏的模样,孙姨娘又觉得许是自己刚刚听错了,她这样可不像是要帮着安卿玉的意思。

安卿玉半點也听不到周姨娘的话,她直觉觉得周姨娘必定是完全的不安好心的,她们现在都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都是在诋毁着自己的。她那一双被愤怒灼得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这三人,她尖锐地叫着:“你们想要来看我的笑话,没门!你们以为我现在落魄了是不是,就觉得能够随意地践踏了对不对,你们想得美!现在我是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们他日也是会变成像是我这样子的下场!”安卿玉用那包裹着纱布的右手指着周姨娘和孙姨娘,“你们现在觉得快活吧,觉得我娘没了,就没有人欺压到你们的头上来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心里面想的。你们这两个贱妇看着是对她恭敬,其实心中都是觉得她就是一个软柿子一个傻子,拿捏住了她你们就可以在整个府上为所欲为了。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娘怎么怎么不好,可你们谁不想做我娘那样的人,不就是看在这傻子有那么一个精明厉害的女儿帮衬着所以不敢怎么动手么,如果哪一日那xiao贱人不在了,你们还不得成为第二个我娘!将安家所有的一切都全部攥在自己的手上!”

安卿玉又指向莫氏,“你为什么要将那样一个妖孽生下来,如果不是你,如今的安家又怎么可能会变成像是现在这样乌烟瘴气的地方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当初生下那个妖孽的时候就应该直接一把掐死才对。你觉得是不是很高兴,觉得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安家,又重新当上了夫人,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论样貌论手段你哪里比得上我娘,要不是当年你是有婚约在的,安家的将军夫人原本就应该是我娘才对!是你抢了属于我娘的东西,是你们抢了属于我们的地位!我为什么要沦为庶女,我本就应该是嫡女才对!你这样一个蠢得像猪一样的人早就已经死去了!”

安卿玉的神情之中全部都是疯狂之色,她那眼眸赤红赤红的,她道:“我诅咒你们,你们一个一个不得善终,你们所出的子女一个一个不得善了,你们不是都很宝贝你们的女儿么,我诅咒她们成为娼妓,千人骑万人压一點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这样子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偏要好好地活着,看着你们一个一个的下场!哈哈哈哈哈……”

周姨娘被安卿玉那些个疯狂的话给怔住了,原本她不过就是想要知道自己刚刚所想到安卿玉是不是已经成了一个聋子听不到声音而已,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安卿玉到的时候竟然是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这些怨毒无比的话听得她心口直跳,总觉得是十分的不舒服,而且刚刚安卿玉也是完全揭露了自己这心中阴暗的一面,她原本就没有将莫氏放在眼内,诚然如同安卿玉说的那样,莫氏的确是一个蠢钝如猪且耳根子又软半點也不坚定的人,只是这种事情自己心中想想也就算了,没有必要将这些个事情摊在面上说的。

她看了一眼孙姨娘,这孙姨娘的神情也是讪讪的,想来她也是被一并说中了心事。

周姨娘看着这般疯狂的安卿玉,她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免得这安卿玉是会说出更加疯狂的话来,又何必是寻了自己的晦气触了自己的霉头呢!

周姨娘看着那像是已经被刚刚安卿玉的话震惊在一旁的莫氏,她急忙伸手去搀扶着莫氏的手臂道:“夫人别介怀大xiao姐刚刚所说的那些个话,自从苏姨娘被赶出了府之后大xiao姐这心中便是十分憎恨我们,她这说的话又怎么能够相信的?!夫人你看,咱们刚刚可是半點也没有说,也还想着关切关切来着,却是被说成这般的不堪。果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周姨娘一边将莫氏搀扶起来,又道:“我看大xiao姐这般也是咎由自取来着,多半都是大xiao姐自己在那边说了一些个不该说的话才惹得祸。还好大xiao姐这惹到的是素问xiao姐,若是惹到了旁的江湖人物只怕如今大xiao姐这掉的已经不是一根手指头而是那一颗人头了。”

孙姨娘也被安卿玉那诅咒的话给惊住了,她没有儿子防老,也就只有一个女儿卿容,如今也已经有十三岁了,再过两三年必定是要许了人家的,她还指望着自己这女儿能够许一个好人家,能够风风光光地出嫁一个好人家,这样自己也便可算是心满意足了。可刚刚安卿玉那说的话,孙姨娘不自觉地抖了一抖,也跟着去搀扶莫氏。

“可不,夫人你可听听,你可听听她所说的那些个话,真真像是个什么样子!夫人您待她可是极好的了,可她还是这般半點也不惜福,这做人哪,这般模样如今也可算是得了报应了!”

莫氏被周姨娘和孙姨娘两人一左一右地搀扶着,扶出了安卿玉的闺房,这到了院子里头的时候还能够听到安卿玉那近乎疯狂的声音在里头不停地响着,莫氏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大开的房门就像是一只张开了嘴的怪兽一般,那般的森然可怕。莫氏闭上眼睛就能够想起安卿玉那疯狂的模样,刚刚她那些个诅咒的话也是一直在她的耳畔不停地回荡着,这些都是她抹不去的记忆。

素问那做法是不是太狠了一點?她虽是不认安卿玉,可到底骨子里头有一半的血液都是相同的,而且,莫氏更担忧的是素问这样不顾一切的作风,她就真的不怕自己的名声变得是有多么的难听,今日这件事情相比很快会在无双城之中传开,到时候她是要如何立足的?旁人又是会如何对她品头论足的?!莫氏不敢去想,越想越是觉得有點害怕,这样的一个女子,又是哪个高门大户是能够且也是敢于来提亲的?!

安卿梦是在莫氏和孙周两位姨娘走了之后方才到了安卿玉的院落来的,自从之前安卿玉大了肚子而自己的母亲竟是愿意拿自己去顶替安卿玉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安卿梦早就已经是对自己这两个亲人失望透顶,平日见到的时候也全然是当做陌生人一般,安卿梦更多的时间是在自己的房中,基本上是不怎么出户的,哪怕苏氏和安卿玉到了她的房中,她也多半是冷着一张脸,半點也不吭声的,时间一长之后安卿玉和苏氏也便是无计可施也不愿意再热脸贴冷屁股了,直到苏氏在安卿梦的面前被安青云说要发卖出府卖去窑子里头的时候,安卿梦都没有开口说一声,就像是应了她当初的誓言一般,再无母亲再无姐妹。

安卿梦走进安卿玉的房间的时候只觉得这数月下来,安家经历过的大xiao事情也不算是少了,但这安卿玉的闺房却还是依旧像是以前那样清秀雅致,就同那一日自己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的差别。

安卿梦看着那靠在床头的安卿玉,觉得这果真是苍狗,当日自己这个姐姐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千娇百媚,如今却是这般的不堪,当初是如何的一呼百应,而如今却成了这般孑然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很啊。

“大姐。”

安卿梦叫了一声安卿玉,从那一件事情之后,她也已经几乎没有开口唤过她一声,却没有想到如今再开口的时候,却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安卿玉没有听到安卿梦叫自己的声音,她并不是故意的,而是她真的听不到了,直到安卿梦坐在床头的xiao凳上,伸手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晃了一晃之后,安卿玉方才看到,她想也不想地就喊出了一声滚,那声音凄厉的就像是一啼。

安卿梦拉着安卿玉的手,逼迫着安卿玉看向自己,安卿玉这看了一眼之后方才看到原来刚刚那人是安卿梦,在看到安卿梦的那一瞬,安卿玉刚刚还澎湃的激动一下子化作了委屈,她哭了出来,没有想到她们两姐妹竟然是这样的情况下再相见,而且安卿玉也觉得安卿梦此刻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初的时候那样的冷漠。

她道:“卿梦,我听不见了。我听不见了!那xiao贱人还削了我一根指头!”

安卿梦没有想到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话,她微微一笑,伸手将安卿玉那完好的左手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她的手指在那细嫩的手掌心一笔一划地写着字,安卿梦慢慢悠悠地写着,虽说安卿玉现在听不到了,但她还是顺着自己书写的速度一字一顿缓缓地道:“没关系。”

安卿玉见安卿梦在自己的手上写下这三个字来的时候,她也微微有些动容,想着如今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妹子是自己的亲人了,她不无感慨地道:“母亲去了,大哥……大哥也不是我们的亲大哥,晋意现在这般样子也已经是指望不上了,如今我这身边也就只有你一人了。卿梦,咱们姐妹往后便是要好好相处相互倚靠的,现在也就只剩下你我了。”

安卿梦依旧是在安卿玉的手上一笔一划缓慢而有认真地写着字,安卿玉也不阻止她,如今自己听不到,这能够同自己交流的也就只有这样的方式而已了。安卿梦写下的依旧是三个字——“没关系”。

安卿玉回想着自己当初自己对安卿梦的作为,她也觉得有些愧疚,她想开口说话,但安卿梦还在她的手掌心写着字,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过去。

安卿梦慢慢地写着,她说——没关系,就算是你听不见少了一根手指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你已经是一个没有半點利用价值的废物了。

安卿玉在心中默默地念叨了一遍安卿梦在自己手掌心上写下的这一句话,她这脸色一变,抬眼看向安卿梦的时候之间她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哪里是有半點的姐妹情深模样。

安卿玉为自己刚刚还以为她是真心来关心自己而觉得有些难堪,这想也不想地抽过了自己完好的左手便是要同安卿梦的脸上挥一掌去:“贱人!”

安卿梦却是用左手臂轻巧地一挡将安卿玉那一巴掌挡了回去,而她的右手,却是毫不留情地握上了安卿玉那伤处,剧烈的疼痛换来了安卿玉的一声惨叫。

安卿梦这一握自然也是沾染上了伤口渗出的鲜血,她从自己的袖子里头掏出了一条手帕,慢条斯理地擦着自己沾染着鲜血的右手掌心,擦干净了之后她这才看向已经疼的白了脸在床上打滚的安卿玉,她慢慢地用充满讥讽的声音道:“我当初说过了,我再无姐妹,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会将你当做姐姐来看待的?!”

------题外话------

这里是万更第三天的新哥。果断滴,明天安卿玉就挂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