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

晓荷遇见曲坡抬阁惊动专家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3: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这一天,我来到文联办公室。八点了,没有一个人,我想,大家都干什么去了?我等一会儿,还是没有人。这倒不是说我想和谁说话,没有其他人,我自己打电话,无人给我争着打电话。我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来。我就走出办公室,来到宣传部,看看宣传部的报刊、文件,宣传部的报刊多,文件也多的。  宣传部也是没有人,都锁着办公室门。我开始纳闷了,难道说有什么集体活动,集体消失的情况,过去是没有的。  “喂,你很悠闲呀。”楼上的声音。我一看,是宣传部张副部长。  “张部长好。我不悠闲呀。我想来宣传部看看报刊杂志的。”  “文联有大活动,你不去参加,还想看看报刊杂志?”  “什么大活动?没有人通知我。我不知道的。”  “没有人通知你,就不能怪你不参加的。但是,都不通知你,就是一个问题了。县领导怎么想?其他的人怎么想?我想,你不参加,是不是文联的领导指挥不动你了?或者你有其他的重要任务?”  “我今天来到办公室,没有看见一个人,我自己打电话方便了,电话联系几个事,办好了,就来宣传部,没有想到能听到您提供的文联大活动的消息。到底文联有什么大活动?”  “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今天七点五十,文联、宣传部和县领导就去曲坡了。省市文联系统的领导来了不少,要宣传曲坡抬阁,这么大的一个事情,我想你在文联,应该参与的。”  “我真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张部长,您这里有资料吗?我想看看,学习一下。”  “好吧。你来我的办公室吧。有资料,可以给你一份的。”  我跟着张部长来到他的办公室。张部长就拿给我一个简报。  简报说:2000多年前,伟大的教育家孔圣人孔子带着自己的得意门生三十多人,曾经来到我们的曲坡镇,曲坡镇原来叫干戈沟,就是古代兵家抢地盘多次打仗的地方,民风不好,偷盗成风,互相斗殴,不劳动劫道的强盗很多的,兵家经常打仗,老百姓经常遭殃,四处逃难要饭,于是许多人就把这一个地方叫干戈沟了。孔子周游列国,到了这里,就劝大家不要打仗,教育大家学习礼仪,大家很高兴,就请孔子留一些纪念。为了教育当地的人,孔子把干戈沟,改名为“曲坡”,孔子说,他的家乡是山东曲阜,把这里改名为“曲坡”,都有一个“曲”字,两个地方好像是兄弟两个一样,曲,是美丽美好的曲调,是和平友好的进行曲。当地的老百姓很高兴,欢迎孔子给他们的家乡改地名。就表演节目感谢孔子,孔子走的时候,老百姓就抬着桌子,让演员站在桌子上,表演了许多节目,站得高了,就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孔子和弟子走很远了,仍然看到抬阁表演,很是感动。后来,老百姓每年都要纪念孔子来曲坡,每一年都要表演抬阁,于是流传了2000多年,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样的表演形式,就叫“抬阁”。  这一个故事,流传了2000多年,大手笔写成了材料,申报了“曲坡抬阁”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看完了简报,就知道了。原来今天北京、省、市的许多领导和专家来了,要开座谈会,许多领导要讲话,县领导也到曲坡了,迎接各级领导来颁发“中国抬阁之乡”牌子。  “你看了简报,感觉怎么样?你在文联工作,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吗?”  “我刚到文联,任主席给我说,叫我写曲坡抬阁的事情。我问了一些情况,任主席就不高兴了。说:领导安排你写一个事情,你问东问西的。你问的太多了,你现在想写,文联也不用你写了。所以,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现在影响这么大,我是没有想到的。”  “如果这一个资料是你写的,影响这么大,荣誉这么高,你的写作水平,就会受到县领导的重用,说不定提拔使用你的。机会很重要,这一次机会你没有抓住,今后的机会你要想办法抓住。人在一生之中,机会是不太多的。”  “谢谢部长的指导。我拿一份简报留作纪念吧。”  “好的。你多拿几份儿吧。加大宣传力度,多多宣传也是好事。”  我看了简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下午,我来到文联,就看到文联的同志们,已经喜气洋洋的回来了。他们谈论的是曲坡抬阁的影响,北京专家的风采,省市领导专家的风度,以及县领导的配合,特别是谈论文联任主席的功绩。  这么多人的大活动,都是名人,需要很大的组织能力。文联任主席就是这样的能人,说不定县领导高兴了,马上提拔任主席为副县级领导的。  这一次文联开会,是星期四。一般情况下都是星期一开会。因为曲坡抬阁影响很好,临时决定开会,也是可以理解的。  任主席在会上十分高兴地说:“扩大影响,搞大活动,为县领导争光。这一次我们文联干了一件漂亮事。北京的专家,文联请过来了。你们看看书记、县长给北京专家敬酒的高兴劲,那是多么兴奋的状态?书记、县长平时想见一下这么大的专家,比登天都难的。是谁请过来的专家?是我们文联的努力,是省市领导的努力。我给县领导说:今后我们县有了新名片,是中国抬阁之乡。的牌匾,我们县目前只有这一个。所以,我们文联的功劳是很大的,功不可没。我们市的其他几个县,就没有这么大的策划,也没有这么快的步伐。他们几个县的文联主席,想找我们学习经验的。我们是毫不保留的介绍经验,他们也没有那么高的悟性。我们计划明年,再策划一个大活动,请更多的专家,给县领导更大的平台,为我们县招商引资唱戏搭台。”  大家听了摩拳擦掌,一幅大干快上的劲头。鼓掌几次,让任主席更加高兴。  会后,一同事给我说:“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活动?是你不知道吧?我本来想给你说一声的。通知我的人,就说了,领导通知的人,只可自己去,不能宣传出去的。因为是大活动,领导很多的,工作人员就要限制,去的多了,没有地方吃饭,没有地方坐。搞得神秘兮兮的。去了才知道,文联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去的。”  “我到宣传部去了,拿到了简报。知道情况的。再说了,文联留一个看门的也是应该的。”我也是没有太多兴趣了。  “这是没有把你当自己文联的人,你想起来任主席叫你写曲坡抬阁的材料没有?你问了几个问题,主席就不让你写了。好像是你想看看石碑,主席说被打烂了。还有什么老头的孙子什么事情的。”另一个同事提起了这一个往事。  “我记得。是老头打烂了石碑,我要找老头,他说,老头死了,他孙子还活着。我要找老头的孙子了解情况,就不让我写了。”我简述了情况。  “你不写,也有人写的。没有想到一写,就惊动北京的大专家了。”  “看吧,咱们的任主席是能力很大的。下一次说不定联合国的专家也会来的。国际友人来多了,主席就可以出国旅游,周游世界的。比孔圣人周游列国,还要伟大的。”  我听着这一些情况,想着未来的事情,感觉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失落感。谁不想参与火热的生活,谁不想建功立业?谁愿意被社会边缘化?  我孤独的遭遇,很快就被新消息带来的惊喜感化了。  第三天晚上,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滑州县的文联主席在开发区的一次会上说:任主席为了获得中国抬阁之乡的牌匾,吹牛吹大了,曲坡抬阁是在滑州县拜师学艺学会的,滑州县老师的抬阁历史也没有五百年的,徒弟的抬阁历史就有2000多年了。瞒天过海,欺上瞒下,坑蒙拐骗,欺世盗名,这一件事情,一定是一个笑话的。你知道吗?”  “滑州县文联主席真是这么说的吗?这是我不知道的。我们文联任主席却说,其他几个县文联想来取经的。”  “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了解更多的细节问题。”  “谢谢。我有时间就打电话了解情况吧。”我挂了电话,就想着如何打电话,如何拿到手资料。  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电视台的记者杨平。  “我去曲坡抬阁拍新闻,怎么没有看见你去呀?我还问了文联的人,他们说不知道你什么原因,没有来的。”  “我去滑州县文联出差了。滑州县的抬阁也是很有影响的。我了解到一下情况。”  “事后我听到了一些情况,市广电局老领导王功勋就对曲坡抬阁提出了异议。老领导经常在公园的凉亭聊天,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了解情况的。”  “谢谢。我在电视台当编辑时,就听说了王功勋老领导见多识广的。好,我有时间了,就去看望老领导。”  第二天早上6点多,我就在公园凉亭看到了老领导。  市广电局的原副局长王功勋听了我的想法,就说:“我看了曲坡抬阁的简报之后,就提出了异议。黄河是一条历史上经过几次改道的母亲河。但是黄河无论什么时间改道,黄河历史上从来没有从曲坡的西边流过。孔子也从来没有从山东鲁国跨过黄河向黄河西部的曲坡来过,所以,孔子也不会为这里的干戈沟,改名叫\\\\\\\'曲坡\\\\\\\'的事情。”  我说:“滑州县文联主席也在开发区开会时说:曲坡抬阁是从滑州县抬阁拜师学艺学来的,滑州县的抬阁也没有五百年的历史,曲坡抬阁怎么有2000年的历史呢?孔子是2000多年前的历史名人,怎么会看到他们的曲坡抬阁的表演呢?”  王功勋微笑着说:“为了拿一个中国抬阁之乡的牌子,就吹大牛捞荣誉,文联主席是正科级,想着吹牛捞政治资本,想提拔副县级领导?许多人看不惯吹牛撒谎的干部的。”  我在公园听了老领导的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共 34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的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全方位了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