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水城威尼斯

时间:2019-06-07 17:41: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经不调可以吃哪种药
月经不调是怎么导致的
月经不调脸色暗黄

【原创游记··水城威尼斯】——【摄影、文:柳承哲】——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世界各地的旅客,都愿意到威尼斯来呢?论风景,它说不上雄伟也说不上秀丽;说古迹,它虽然保存不少却大多上不了等级;说美食,说特产,虽可列举几样却也不能见胜于欧洲各地。那么,究竟凭什么?我觉得,主要是凭它特别的生态景观。首先,它身在现代居然没有车马之喧。一切交通只靠船楫和步行,因此它的城市经络便是河道和小巷。这种水城别处也有,却没有它纯粹。其次,这座纯粹的水城紧贴大海,曾经是世界的门户、欧洲的重心、地中海的霸主。

记得还是在中学当语文老师时,教朱自清散文《威尼斯》和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时,就了解到它。当时就相当神往:什么时候能够到那里走一走,看一看。如今,梦想成真。

这座美丽的水上城市,其风情总离不开“水”,千回百转的水巷,千姿百态的桥,桥下流动的清波,传统古朴的小船,倒影中的古建筑,无不充满奇妙与梦幻。

威尼斯是世界上没有汽车和自行车的城市。它由118个小岛组成,并以177条水道、401座桥梁连成一体,有“水上都市”、“百岛城”之称。这里“开门见水”,出门乘船,全市主要交通工具是轮船和汽艇。这里看不到红绿交通灯,听不到烦人喇叭声,对于看惯了汽车,听烦了喇叭声的人来说,在这里游走显得轻松惬意。

这里特有的一种游船“贡多拉”,轻盈纤细,翘着头尾,做工精致,由船夫摇橹,保留有四百艘,既独特又环保,供游客饱览乘坐。船夫穿着统一的一件带横条的紧身针织上衣,戴着一项草帽。河道比较狭窄,两条船不能并开,只能单行。街道两旁都是古老的房屋,底层大多为居民的船库。乘“贡多拉”穿行于河道之间,欣赏着这建筑在不可能建造的城市的风景,感慨于人类的创造力。

这里也因桥多而被称为“桥城”,连接街道两岸的桥形状千姿百态,风格各异,似飞虹,如游龙,有的庄重,有的小巧,它们恰到好处的横跨街心,一点也不妨碍行船。许多桥都有其典故,也有人称威尼斯为“世界桥梁博物馆”。

圣马可广场和圣马可教堂是的名胜古迹。建筑优美和谐,石雕生动逼真,可谓古罗马建筑中少有的杰作,拿破仑将圣马可广场称之为世界上美丽的广场。广场两侧是旧宫殿,底层各色店铺、餐厅和咖啡馆,出售各色食品和威尼斯名产玻璃器皿、皮革制品等。广场上数不清的鸽子飞起飞落,与游人和平共处。伫立于此,可以想象威尼斯狂欢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欢乐的盛况。

蒙的卡提尼是据佛罗伦萨不远的一个小镇,地方不大,却是意大利的“歌剧之城”。镇上居民对音乐情有独钟,夜晚来临时去歌剧院欣赏歌剧并不是什么时髦,而是他们延续下来的传统生活一部分,是一种享受生活的方式。对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外国人来说,去听歌剧无疑是洋鬼子看戏——傻眼。所以,踏着月光在整洁的街道上随处可遇到热心的意大利人跟你打招呼,他们三三两两在沿街的小酒馆、小广场的露天摊位上喝着啤酒,弹着乐曲,哼唱着歌剧里的歌词,唱的聊的全是艺术。在国内常听人讲去意大利没有安全感,一是黑手党猖獗,而是外地游民成分庞杂,经常滋事。可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即使有犯罪欲望和暴力倾向的人到了这里也会被一片祥和所净化感染。即使成不了艺术信徒,也会一切初衷,洗心向善的。

离开蒙的卡提尼第二天我们便沿着亚德里亚海岸线边的公路去威尼斯了。一说起威尼斯我马上想到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威尼斯商人是世界上精明的商人,他们富有,在生意场上脑子灵活,善用手段,极富冒险精神和开拓意识。早在中国元代,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就已踏上中国国土。他们是欧洲大陆经济文化的传播者。莎翁笔下的威尼斯商人给人的印象深的是刁钻、奸诈、虚伪、唯利是图的夏洛克。这个犹太血统的高利贷者。一方面是民族宗教的被歧视者,另一方面又极端利己,为满足贪欲不择手段的盘削别人。当有人借了他三千高利贷五大如期偿还时,他硬是要从人家身上刻下一磅肉来报复。结果是机关算尽闹了个人财两空。

进入威尼斯岛首先要乘船跨过亚里士德海,然后驰入被称为迎宾河的威尼斯大水道。大水道是贯通威尼斯岛长约四公里的水上街道。它将这座水城分割成两部分,曾经是威尼斯的门户。在它的两岸有许多的建筑。我伫立船头,迎着冷冷的海风左顾右盼,惊诧眼前这座浸泡在水中的古城。它几乎没有陆地,他的根扎在深不可测的海里。

威尼斯,你的路在何方?你漂浮在一片靛蓝的宁静和神秘里。几个世纪,这个水上王国的地层每年都在下沉,现在几乎全部浸泡在海水里了。早上上潮时,威尼斯是见不到路面的,所有建筑物和商店大门都用水泥垒砌高高的防水堤以防海水灌入。人们在街道上行走都要穿上高高的长筒雨靴。我们到达时已经是下午时分,潮水虽退,但满是积水,处处弥漫海水的腥咸气味。圣·马克广场上架着横七竖八的木板,人们像走平衡木般的在木板上往来,少有不慎落入水中便会湿透两足。听人说起几年前威尼斯闹过的那场水灾,海水高涨三、四米,大部分建筑都被水淹,海水灌进沿街店铺漫过两层楼房,浸泡数周才缓缓退去。当时人们只能以舟当车,穿行街市。

潮洪、下沉、污染,是威尼斯面临的三大威胁。1966年洪灾过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动员国际力量设法拯救这座古城。威尼斯建在冲积淤泥和粘土层上,加之大量抽取地下水使城市下沉加快,所以将两万口深水井全部封闭,改用管道从山区引水。工业、居民排放的烟尘中含有大量硫酸,对建筑物腐蚀严重,现规定只许用煤气和电作为民用热源,工业烟尘必须经过过滤。与大水道交汇相通的有四五十条溪道,这些溪道纵横交错把威尼斯岛分割成状,然后又有三百五十座石拱桥把全城各部分连接在一起。威尼斯街巷狭窄,只能容两三个人并行,满城纵横的水巷变成了这座城的主要交通脉络。这种前街后河的城市格局如同中国江南水乡姑苏城,又有几分阿姆斯特丹的影子。如果说威尼斯特色的风光时水巷交织的神秘感,那么穿梭于水巷溪道中的一艘艘小艇更是令人扼腕称奇。这种被称为“贡多拉”的尖尖舟,两头尖尖翘起,玲珑小巧,造型类似古代阿拉伯人的鞋子,很有点童话世界的魔幻感觉。“贡多拉”是威尼斯有魅力,也是与众不同的一道风景。它自古以来就是威尼斯居民日常生活的代步工具,即使今日仍然在婚礼仪仗中担任必不可少的角色。

确切的说,威尼斯城除了生活在这里的人,所有一切都还是十三世纪的样子,象佛罗伦萨等城市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件古董。也许正因为他的古老和完整,在七百多年后的现代人眼里才愈发显的充满魅力,充满浪漫幻想的无限空间。这个城市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独特的。海水浸泡的城市之根在它裸露的年代曾经发生过多少故事?岁月把160多条水道淤塞成陆地,复又把陆地吞没。威尼斯人在这些变迁过程中依然如故按照他们的生活方式,从事着他们世代传承的商业活动。架着“贡多拉”穿梭于迷宫似的水巷河道之中。

在圣马克广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形象丑陋,举止猥琐古怪的亚洲人。瘦小干瘪的身材,蓬乱干枯的头发,戴一副黑色圆框眼镜,脏兮兮的脸,姜黄的双手和牙齿。等走近我才发现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用尖利的嗓音向我们自我介绍她的绰号叫“威尼斯耗子”。这个自称“耗子”的怪物有中国血统,祖籍泉州,在越南出生,十五年前来到意大利,一直在威尼斯做自由职业导游。到过威尼斯的中国人大概都逃不过她的纠缠。她一面表达他乡遇故知的兴奋,一边掩饰不住她先入为主、自诩不凡的优越感和对国人的鄙视。这是一个混迹江湖的东方怪物,令人恶心的巫婆。她诡诈的小眼睛一闪一闪,喋喋不休的跟在后面,执意为我们义务导游。“耗子”毫不介意我们厌恶的态度,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威尼斯。说老实话,要不是“耗子”我还真不可能知道威尼斯还有那么多名堂。从她嘴里我得知水道上那些狭长的小船除了涂成黑色的尖尖舟“贡多拉”,还有一种精巧的“桑多罗”。

过去威尼斯有一万多只“贡多拉”,现在只剩下四千多只了。各种水上交通船,机动快艇取代了它们的位置。她还提到威尼斯街巷特殊的名称。数量有限的大街叫“路旮”或“石道”,狭小的叫“卡里”。濒临水道并给建筑物当房基的小路叫“基道”。两面有各种商店铺面的街道叫“商道”。教堂旁边的广场叫“地场”……

威尼斯建筑具有自己的特色,并吸收了拜占庭、哥特、阿拉伯和巴洛克式建筑的风格。圣·马克广场是世界上的广场,是意大利建筑的一件瑰宝。广场上三面拱廊,东侧是圣·马克教堂和总督宫,99米高的钟楼拔地而起,威尼斯人管它叫“大老闾”究竟何意终不得其解。钟楼建于15世纪,时钟是由两个机械制作的摩尔人持槌,自动敲钟报点。当年伽利略曾经攀上钟楼在这里实验他发明的天文望远镜并夜观星象。登钟楼顶层可以鸟瞰威尼斯全城及泻湖全貌,甚至可以眺望到阿尔卑斯山顶的积雪。

广场上的圣·马克教堂不仅是威尼斯宗教纪念性建筑的象征,也是威尼斯政治权利的象征。圣·马克教堂是整个城市的中心,这个城市的全部生活内容都围绕着它运转。总督宣誓就职的大典,指挥战舰和部队出征、祈祷、游行,全部在这里进行。在欧洲旅行给人们印象深的当数宗教建筑之多,不管是名城重镇还是偏远的山野乡村,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便会有教堂和修道院。欧洲人在修建教堂方面倾尽了他们的财富和智慧,不厌其烦的营造一个个神的居所。而正是这些神的居所包含的文化思想,使欧洲社会统一在一个价值观念之下,形成一种西方模式的生存理念。我无瑕追寻遥不可及的天国世界。在我眼里所经历和瞻仰的每一处宗教圣地首先是一件熠熠发光的艺术品。圣·马克教堂的与众不同在于它独有的艺术风格,当年建造这座宏大而富丽建筑时,市政当局动用的黄金和珠宝不计其数。能体现这些投入价值的却不仅仅是金银珠宝,而是设计和建造这所教堂的艺术家淋漓尽致展现出来的创造才能。

圣·马克教堂的正外立面有五个拱门,还有五个东方艺术风格的圆屋顶,很有点伊斯兰建筑的造型特点。整体构造坚实纷繁而充满动感。每个门洞上刻有《收回福音布道者尸体》故事中的一个场面。分别出自名家大师手笔。门廊上面还装饰着威尼斯罗马派风格的浮雕作品。上面的巨幅镶嵌画《审判日》是十九世纪的作品,是按照拉当乔创作的手稿以十分名贵的镶嵌材料制作而成。色彩艳丽,珠光宝气,真可谓光鲜耀眼。再往上的一层栏杆后面按放着四匹青铜马的雕塑,造型生动,昂首天外,大有跃跃欲飞之势。据说这四匹青铜马是公元前四世纪利西普的作品。后被威尼斯总督作为战利品从君士坦丁堡运回,其后安放在圣·马克教堂上面。一战时期,拿破仑攻陷威尼斯城将四匹铜马掠走。后来在奥地利多方调解下这四匹铜马重返威尼斯。

四匹马虽然是铜铸的,其阅历沧桑的传奇故事和所走的路程之远却是任何一匹真马所不及的。圣·马克教堂从外面金色哥特式的尖塔,到教堂内每一根石柱和地面上大理石铺成的镶嵌画。无处不闪烁着艺术家们精雕细琢、缜密巧思的良苦用心。圣坛后面珍贵的金檀屏风宽近4米高约1.5米,全部以赤足黄金和搪釉制成。图案精美、线条流畅、构图繁杂工细,丝丝入扣,描绘了《基督一生》、《圣母》和《圣·马克》的故事。真可谓金碧辉煌,满壁异彩。这件金檀屏堪称黄金工艺中的。另外在圣·马克宝库前的一间厅里保存了一百一是个圣物箱,各种宗教器物。宝库里还藏有数个世纪以来威尼斯人捐献的奇珍异宝、金器、象牙、云石制品、名贵绘画。这些宝藏使原本充满神秘色彩的圣·马克教堂更加富丽堂皇,高深莫测,愈显尊贵和神圣。

紧挨着圣·马克教堂的总督宫与其说是一座宫殿,倒不如说是一座城堡。这座建在水边总督和政府的官邸为了抵御海上入侵之敌特意配备了望塔楼和防御工事。整个建筑高大宽厚成方形,下部镂空,上部坚实。在十四世纪前历经多次改造,宫内装饰豪华,许多威尼斯艺术大师的作品陈列其中。《正义女神》、《哲人》、《婚礼》、《挪亚酒醉》、,《大天使》、《亚当和夏娃》、《所罗门的裁判》这些的雕塑在总督宫的廊柱上和壁龛里安然如初的伫立着。

圣·马克广场日夜都是行人不绝的地方,即使冬季寒冷的凌晨,也有人在这儿走动。夏季,成排的咖啡桌尤如防波堤一样穿插在潮涌而来的游人之中。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各种肤色和服饰的男男女女,不停地操作手里的相机,快门咔嚓咔嚓的响着,闪光灯的狐光不停划过你的眼睛。做为圣·马克广场上一道独特风景是人头攒动的场面中为抢眼的鸽群,数万只白鸽娇纵的飞舞在广场上空,随时会落在你的头顶或者脚前地面上。如果你对它们稍示友好抛出点零食,马上会有一群白鸽将你团团包围,在你的肩膀、你的额头、你的双手,表示它们的热情。他们在广场乃至教堂和宫殿的顶梁上每年要留下数吨粪便,对威尼斯的艺术造成污染和破坏。但威尼斯人似乎不忍心以极端手段将这些老住户赶走。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不厌其烦的清理鸽群遗留下来的问题。

总督宫后面有一条溪道,横跨溪道上空相对的是威尼斯监狱,一座小桥将两边建筑链接。这便是威尼斯的古迹之一——“叹息桥”其实这座桥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建筑工艺,

之所以享有世人皆知的名气皆因十九世纪的那些大作家们经常在作品中引述这座桥,数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一条令人抑郁的通道。囚犯们从监狱到法庭受审,审讯宣判后再返回窄小黑暗的牢房必须往返两次穿行此桥。这座桥架空高度距水面有十几米,而且是全封闭双层构造。囚徒们在过桥时连见到头顶一线蓝天的机会也没有,自然是仰首长叹,低头短吁,“叹息桥”因此而得名。

横穿广场进入市区的商业街,这些窄窄的街巷里的商店铺面都不大,但陈设讲究,商品架上的货物十分精致。威尼斯是生产玻璃制品早的城市,其玻璃制品的技术工艺十分精湛,

畅销世界各国。纽约的一家博物馆藏有一件十六世纪威尼斯玻璃高脚杯,上面雕有龙的图案,可以判定是专为当时的中国宫廷制作的。另外威尼斯生产的针织花边也是世界一绝。这些传统工艺制品如今依然受到外地游客青睐。让人感兴趣的是沿街橱窗里琳琅满目的装饰面具。这些面具是欧洲人举办化装舞会时用的,早风靡于贵族社会和宫廷。样子千奇百怪、五颜六色,做工精良,造型极美。做为一种家庭陈设和装饰也十分讲究。只是价格不菲,十分昂贵。

威尼斯商人没有给我留下特别的印象。而这座城市的艺术轨迹却处处让我心动不已。在威尼斯大约有450余处艺术历史名胜,包括大大小小宗教建筑和博物馆、艺术宫。这是一个滋生大艺术家的地方,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艺术家便以他们爱好光和色彩的突出特色,奠定了影响整个欧洲美术的威尼斯画派。威尼斯做为地中海沿岸的商业中心,贵族共和制的政体可以免于外国和教皇权利的干涉,社会氛围有较大的自由。这使得威尼斯绘画题材具有乐天、世俗,甚至狂欢的喜剧性质。一切神话的和现实生活中快乐的情节,包括大自然的怡人景色,都成了画家描写的主要内容。

风景画在威尼斯画派中得到极大发展,就连基督教的圣经故事也以这种精神来选材。这些内容与绚烂色彩和优美形式的结合构成了威尼斯绘画的特色。威尼斯画派的奠基人是十五世纪的雅各布·贝里尼。到十六世纪这一画派形成了繁荣兴盛之势。许多名家名匠便是在这一时期出现的,杰出的画家当数佐尔佐内、提香、丁托累托、保罗、维罗纳斯。佐尔佐内创作的《酣睡的维纳斯》以及由提香完成的《音乐会》把美妙的富有诗意的大自然风景与具有非凡内涵的人体美结合起来,使艺术中的非宗教特质获得了彻底胜利。他对光和色彩的把握,不可思议的柔和笔触,达到了空前未有的丰富和调和。

真正代表威尼斯画派艺术精神与荣誉的执大旗者,是活了九十九岁高龄的提香。他是一位富丽堂皇的色彩大师。他的作品不重视故事情节,专在于表现人的完善精神,给人以美感的享受。如《人间的爱与天上的受》、《维纳斯之赞颂》几乎都是忽略了情节,所展示给人的就是柔和的风景衬托着生动肉体质感。他往往在褐色底子上用白、黑、红三色来画人物肉体,经多次“加光”,形成光彩夺目而有诱人力量的画面。在阶段,他经常用手指代替画笔进行揩抹,使其色阶调合更加气韵生动。他的人文思想和高度技巧为后来的不少大师以直接影响。包括鲁本斯、维拉斯贵支都在提香遗产中受益匪浅。在威尼斯有一座罗马——哥特式的建筑“托钵修会圣玛丽亚教堂”,提香的陵墓就设在圣坛上面第二个壁龛之中。在主祭坛的后面是1518年提香所做的《圣母升天》,万众仰首,天使接引的场景透出这位绘画巨匠心目中天国之祥和。他如今就生活在那里。

威尼斯的面具文化在欧洲文明中独具一格,是极少数面具溶入日常生活的城市。18世纪以前,威尼斯居民生活完全离不开面具,人们外出,不论男女,都要戴上面具,披上斗篷,忘情表演;如今,它同玻璃制品一样,已经成为威尼斯重要的旅游拳头产品。

凡是到过威尼斯的游客都会依依不舍,无不再想花上几天时间在这童话般的城市流连。

走过生命的季节涤去岁月的尘埃
80%的人吃鸡蛋犯5大毛病
2016年或将是智能家居的春季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纠纷 微信开发小程序工具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